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探索

2018上海科技成果转化白皮书 Unit2:魔都科技成果转化的“前世今生”

当前,以知识经济为主体的科技成果转化已成为全球产业结构调整、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支撑。科技成果扩散、流动、共享、应用,是提升科技创新能力、促进科技成果产业化、激发创新创业活力、实现科技经济紧密对接、建设产学研深度融合体系必不可少的环节,具有重要的意义。

站在新时代的历史起点上,为全面介绍上海科技成果转化的实践,2018上海科技成果转化白皮书将阐释上海科技成果转化体系建设的政策主张,阐明上海推进更高质量科技成果转化的愿景与行动,促进要素齐全、功能完善、开放协同、专业高效、市场活跃的要素市场体系构建。

之前,小科发布了白皮书Unit1部分

-国际技术转移经验-

今天,小科带来白皮书Unit2部分

-上海的科技成果转化沿革-

对标国际做法,

揭秘魔都科技成果转化的前世今生~

上海的科技成果转化沿革

改革开放以来的历程

1978年国家实行改革开放以来,上海的科技成果转化经历了一系列的发展历程,不断推进科技成果转化体系的进步。

•改革开放初期的科技成果转化

按照“科学技术为经济建设服务”、“科学技术与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经济建设必须依靠科学技术,科学技术必须面向经济建设”的方针,上海自1979年以来先后进行了对研究所扩大自主权、实行经费预算包干、科技责任制和有偿合同制、所长负责制和建立技术交流网络等多方面的配套改革。与此同时,改革开放后发展工业的积极性高涨,但是乡镇企业懂技术、会使用生产设备的人才稀缺。于是,乡镇企业等聘请工程师、技术顾问和师傅利用“八小时工作制”以外的周末业余兼职,在完成本职工作、不侵害国家和单位技术、经济权益的前提下,提供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转让和技术服务,并依照协议收取劳动报酬。“星期日工程师”成为了科企合作的“桥梁”和“纽带”,解决了企业科技人才严重不足、技术管理经验十分欠缺的问题,明确了企业的技术发展方向,提升了企业的产品技术含量,促进了科技成果向社会的转化,使科学技术的价值得到了社会认知,尤其是为长三角区域科技创新、乡镇企业蓬勃发展作出重要贡献。

•市场化改革下的科技成果转化

1989年,科技管理工作着重于在计划指导下引入竞争机制,进一步推进科技与经济结合,用指令性的办法和职能部门的协调服务去促进院、所、高校在重大项目上更好地与大中型企业相结合,并引入竞争机制。1991年漕河泾开发区被批准为国家高新区,1992年7月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成立,并与漕河泾开发区合为国家高新区,为引进国内外技术提供了新的高新园区平台。为探索新的模式,国家科技部和上海市人民政府于1993年12月在上海共同组建了全国首家国家级常设技术市场——上海技术交易所。该所成立的出发点是为高校、科研机构输出科技成果搭建一个平台,以期从科技成果供给的角度打造一个公益性、多功能、综合性、高层次和现代化的技术交易场所,2005年上海技术交易所进行战略性调整,引入了欧洲“创新驿站”理念,在国内率先开展创新驿站试点。1998年6月由上海市人民政府印发《上海市促进高新技术成果转化的若干规定》(俗称“科技十八条”),并分别于1999、2000和2004年进行了三次较大的修订,开启了以政策驱动科技成果转化新征程。

新时期的科技成果转化

•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

2015年5月中共上海市委上海市人民政府印发的《关于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意见》(简称“科创22条”)中,将完善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机制作为五项体制机制创新之一,下放高校和科研院所科技成果的使用权、处置权、收益权,允许高校和科研院所科技成果转化收益归属研发团队所得比例不低于70%。同年11月,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实施意见》(沪府办发〔2015〕46号),作为科创22条的实施细则之一得以出台。

•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制度体系的建立

2015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正式实施。2016年2月26日,国务院印发《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若干规定》(国发〔2016〕16号);2016年4月21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行动方案》(国办发〔2016〕28号);2016年11月7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分配政策的若干意见》;2017年9月15日,国务院印发国家技术转移体系建设方案(国发〔2017〕44号);2018年5月28日,科技部印发《关于技术市场发展的若干意见》(国科发创〔2018〕48号),相关部委围绕成果转化也配套出台有关文件。

•上海科技成果转化制度体系的建立

2015年12月,时任市委副书记应勇同志牵头启动“关于建立健全科技成果转化制度”专题调研,多次召开专题会议,梳理瓶颈问题,形成了“3+4”对策建议(“3”为建立科技成果转化工作协调机制、组建科技成果转化公共服务平台、强化对成果转化工作的指引;“4”为成果转化收益计算“净收入”判定、高校对外投资问题、人员现金奖励税负、工商注册登记)。2017年6月1日起,《上海市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条例》正式实施,重点破解科技成果转化动力问题,解决成果使用、处置和收益权,以及成果转化有权转、如何转、愿意转等体制机制障碍。2017年6月20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上海市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行动方案(2017-2020)》(沪府办发〔2017〕42号)重点解决转化能力问题。2017年12月26日,全市层面建立上海市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联席会议制度,协调与解决有关的瓶颈问题,联席会议由分管科技工作的副市长、秘书长担任召集人、副召集人,全市15个委办局主管领导为成员。

上海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主要工作任务(2017-2020)

•上海科技成果转化服务体系政策试点

上海科技成果转化服务体系政策试点分两个阶段展开,第一阶段(2015年、2016年)开展科技中介服务体系建设,重点围绕技术转移服务、科技咨询服务,培育一批具有规模效益和品牌效应的科技服务机构。第二阶段(2017年、2018年)落实《上海市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行动方案(2017-2020)》,聚焦专业化技术转移机构示范、国际技术转移渠道布局、特色成果转化平台建设、科技成果转化人才培养等内容,开展科技成果转化服务体系建设。

•鼓励技术转移机构创办

2017年9月28日,技术转移服务首次被纳入《上海市新兴行业分类指导目录(2017)版》,技术转移行业被正式“正名”。2017年、2018年,“创业在上海”国际创新创业大赛设立“科技服务业”专场,聚焦技术转移服务。

•试点科技创新券用于科技成果转化

2015年4月,上海市科委发布《关于试点开展上海市科技创新券工作的通知》(沪科〔2015〕105号),标志着上海正式启动科技创新券政策。为激发企业创新需求,培育科技服务市场,促进科技成果转化,2015年11月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委托国家技术转移东部中心,拓展科技创新券使用范围,围绕企业技术搜索、定向筛选、专利管理、工程技术、技术战略规划等方面“软”服务需求,探索试点技术转移类创新券。2018年11月30日,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上海市财政局印发《上海市科技创新券管理办法(试行)》,并于2019年1月1日起实施。

•搭建科技成果转化区域中心

国家技术转移东部中心于2014年11月由国家科技部批复设立,集技术交易、孵化引导、科技金融、国际对接等功能于一体,是国家科技部和上海市政府共同设立的区域技术转移平台。2015年4月23日,国家技术转移东部中心揭牌仪式在张江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湾谷科技园举行,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科技部部长万钢,上海市副市长周波出席并共同为东部中心揭牌。同年,上海技术交易所撤销事业编制,交由国家技术转移东部中心启动改制转企等筹备工作。2018年,国家技术转移东部中心启动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功能型平台建设。

•布局研发与转化功能型平台

2018年2月1日,《关于本市推进研发与转化功能型平台建设的实施意见》发布实施。研发与转化功能型平台作为上海科创中心“四梁八柱”支撑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着眼于创新要素的集聚、开放和协同,充分发挥汇聚、枢纽和服务功能,促进创新链、产业链、服务链、资金链的协同发展。重点聚焦五大领域:生物医药产业、新材料产业、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先进制造业以及创新创业服务,形成了18个功能型平台的建设规划。按照“成熟一个、启动一个”原则,已启动建设微技术工业研究院、石墨烯、生物医药等6家平台。

•建设科技成果转化区域载体

2017年10月10日,《科技部关于支持上海市建设闵行国家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的函》(国科函创(2017)140号)批复,科技部要求示范区要坚持全球视野、国际标准,落实好推动国际技术转移网络建设,探索与国际规划接轨的技术转移机制、推动科技成果资源开放共享、推动军民融合技术转移、加强科技成果转化载体与服务体系建设等五项重点任务。到2020年,要努力建设成为国家技术转移体系的辐射源和全球技术转移网络的重要枢纽。2018年6月,市政府发布《上海市建设闵行国家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行动方案(2018-2020年)》(沪府办发〔2018〕34号)。

上海现有科技成果转化政策梳理一览表